少壮不努力,老大徒伤悲。珍惜好年华,永远向前闯!—— 沈本贤

岑依轩
2018-12-28

49shenbenxian.jpg

采访人:岑依轩

受访人:沈本贤

采访日期:2018年12月26日


丨红烛点赞

外公沈本贤70多岁了,还依然在大学里忙得有滋有味,似乎不比年轻时逊色。这次采访牢牢地缠住了他,聆听他讲述过去难忘的“芳华”岁月。


那是60年前,外公上中学,受老师的影响,懵懂的他萌生了想当教师的愿望。后来一曲“我为祖国献石油” 激发了他对石油工作的热情。1965年,全国高校招生数仅约16万人,要考上大学可真难。一颗红心几种准备呀,升学、就业、去边疆。刻苦学习的外公,有幸考上了华东化工学院(现华东理工大学)石油天然气工学专业,看来真是与石油有缘!50年后,外公与外婆还专门回访了记忆犹新的松江二中高考考点,这当然是后话了。没有进师范大学,想当教师自然只是美梦一场。但1970年毕业分配时,组织给外公的理想插上了翅膀,外公被留校在石油教研组工作,使美梦成真,既教书又搞科研。外公感慨地说:师恩难忘。


上世纪80年代初,30多岁的外公获得公派留德学习机会,那时,这是稀罕事。高兴之余,德语口语难住了他。要知道,当初他连德语字母都不会,却与已有一定基础的其他老师一起,接受德语口语强化培训。开始,他晕头转向完全听不懂,日子难熬啊;苦读半年后情况大有改观;到培训班结束时,外公竟以第一名成绩通过考试,我们深表佩服。


学成归国,报效祖国。外公忙于本科、硕士生、博士生教学和指导,同时承担科研任务。他倾注大量心血去完成中石化川西元坝天然气净化任务。要清洁利用元坝天然气,就必须脱除有害杂质。也就是说,拔出萝卜带出泥,“萝卜”必须洗干净。可是国内外都没有办法洗净元坝天然气。十年磨一剑。小试—失败—再小试—再失败……直到成功,百折不回,外公获得了国家发明专利;去现场技术放大,领教了山区的天,小孩的脸,变化无常。途中曾突遇倾盆大雨,山洪爆发,倾刻间山谷公路陷入汪洋,前不着村后不着店,进退两难。开展工业试验,学问大着呢!有真才实学,才能力排众议,踏实推进。油气巨龙终于降伏洗净了,期间获得了省部级一等奖3项奖励。外公说,这是通力合作的丰硕成果。


师者,传道、授业、解惑也。外公出差绝不影响上课,即使深夜返校,早上他也准时出现在讲台上,讲课深受学生欢迎好评。热心助学贫困学生,耐心唤醒挂科学生,大力培育拔尖优秀生,外公认为,这都是他教书育人应尽的义务与责任。青出于蓝而胜于蓝,他的一大批弟子已成为我国能源和石油化工的领军人物,谱写着“人才辈出”的新篇章。桃李芬芳,外公获得上海市育才奖和华东理工大学学生评选出的“我心目中的良师益友”荣誉。但外公觉得,良师不敢当,朋友还可为。“春蚕到死丝方尽,蜡炬成灰泪始干。这是我作为教师的使命。”


这次访谈,除了感动,带给我更多的是思考。外公这一代人经历过惊天动地的历史,那是他们的“芳华”岁月,这段岁月已不能简简单单用“不容易”三个字来形容。他们在极端困苦的条件下,仍拥有坚定的信念和不屈的意志,为祖国无怨无悔奉献一切。没有他们,哪有新中国的繁荣富强?没有他们,哪来今天的科技昌明?这些本应被拿来赞颂和崇拜的人们却因为社会价值观的暂时迷失,被人淡忘。他们会失落,但他们却没有选择抱怨,这是怎样高尚的情操?作为00后的我们,要站在这些巨人的肩膀上,继承他们的品质,带着他们的期望继续前行。“我要站在中国看世界,站在世界为中国。”这是我今天坚定设下的未来目标。


阅读 185
写下你的评论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