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希望学生们能好好学习,坚持锻练身体,不要成为“东亚病夫”。—— 何水林

黄忠信
2018-12-28

16heshuilin.jpg

采访人:黄忠信

受访者:何水林

采访时间:2018年12月26号


丨不普通的医生

26号早上八点半,Elvina, Angela, Ryan, 我,我爸和刘老师乘车去了花桥养老院。进了小区,带上摄像设备,我们踩着泥地走到了养老院门前。


看到养老院时,我吓了一跳,以为自己走错了路。因为眼前这栋建筑不像我认为的养老院,更像是精神病院。两扇铁门紧紧锁上。门上只留下一个小窗口。老爸敲了敲门,窗口处露出来一双警惕的眼睛。刘老师说明了我们的身份才让我们进来。进门一看,没有看见任何老人,只有几个空荡的秋千和健身器材。


好奇的我们到院长室一问才知道,原来老人们都在自己的房间里。午饭后,经过一段时间的寻找,我们找到了养老院的保健医生,开始了我的第一次采访。我了解到,老人名叫何水林,是一名“普通”医生。说是普通,其实一点也不普通。


老人告诉我,在他年轻的时候,他是一名努力学习认真完成作业的好学生。后来文革爆发,老人被配发到乡村去炼钢,虽然如此却还得了炼钢第一名,老人在说到这里时,骄傲地告诉我,“毛主席说过,中国需要钢和粮食,你看现在我们中国有了航空母舰,美国就不敢打过来了。我们那还造了几架飞机。”在那之后文革结束,老人到医院学医,后来到瑞金医院当主治医生。在问及老人的第一个病人时,老人告诉我他是一个小孩,得了阑尾炎,在做手术时,原本半个小时的手术拖了三个小时。老人说:有一次,何医生在路上看到一个小孩生病倒下了,已经停止呼吸并停止心跳,那时到医院已经来不及了,老人就在原地抢救,结果在老人的抢救下小孩被救活了。老人还告诉我曾经有一个病人脖子上长了一个巨大的脓包,因为开刀可能会伤到静脉,四金医院也治不了,来到老人这接受治疗,结果老人把他治好了。


老人说的大多数话我都听不懂,基本靠刘老师的翻译,但是老人脸上的骄傲却看得清清楚楚。老人之所以在这里,是因为没人愿意在这里工作:工资低,又要照顾老人。何医生因为已经退休,有了退休资金所以才来这里。


老人们都有自己的骄傲,有的人曾经非常厉害,但在这却只是个普通老人。



阅读 163
写下你的评论吧